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娱评:格莱美大奖到底公平不公平?
娱评:格莱美大奖到底公平不公平?

“格莱美”标榜要向大众普及流行音乐的力量,这项伟大任务不是靠颁奖完成,而是依仗精彩的现场演出实现。“格莱美”已然将重心转移到打造现场演出,颁奖只是例行公事。

第58届“格莱美”大奖刚刚收场,非议就准时到来。舆论界怨念最深的是,肯德里克·拉马尔(Kendrick Lamar)在通类大奖评选中遭受封杀,这位包揽了说唱类所有提名奖项的明星歌手,在“年度专辑”以及“年度歌曲”两项重量级奖项里彻底沦为路人甲。错失“年度专辑”尤其不能被接受,他个人现象级专辑《To Pimp a Butterfly》,被誉为“引领说唱乐复兴的杰作”,却在这项业界权威大奖上找不到足够的存在感。

这难道是赤裸裸的偏见?没错,就是偏见。至今“格莱美”历史就是“打压”黑人乐种的历史。黑人说唱专辑获得这项大奖要追溯到十二年前,当时的“流浪汉”(Outkast)乐队破天荒受到垂青。而黑人专辑获得这项大奖还是在八年前,大师赫比·汉考克(Herbie Hancock)有幸免遭偏见困扰。

这就是“格莱美”的腔调,这项大奖多年来坚持诠释“顽固不化”的准确定义。再继续纠结公平问题就是不解风情,作为评选性质大奖,无法满足所有人需求,所以,干脆就偏执下去。而且,就颁奖礼全程而论,“格莱美”展示出足够包容。或许在奖项颁发时有所顾忌,但在现场演出安排上绝对考虑周到,尊重每位表演者的艺术诉求。例如,没有把最终大奖分配给肯德里克·拉马尔,但允许他进行黑人色彩浓重的现场演出。

“格莱美”标榜要向大众普及流行音乐的力量,这项伟大任务不是靠颁奖完成,而是依仗精彩的现场演出实现。“格莱美”已然将重心转移到打造现场演出,颁奖只是例行公事。早在2012年大奖就曾向自己动刀,主动砍掉30多个奖项。今次,大奖总共设置82类奖项,通常只有10到12个奖项在正式颁奖礼时颁发。如此安排目的很明确,就是要精简颁奖环节,突出现场演出部分。

最理想状态是将颁奖礼办成有内涵的PARTY。通过精心设计现场演出,“格莱美”具体展示出这项大奖的情怀和诉求。以今年为例,安排不同风格歌手同台演出,这是鼓励乐风跨界融合。

英国流行歌手艾莉·古尔丁(Ellie Goulding)和美国灵魂乐歌手安德拉·黛(Andra Day)搭配,诠释出交融美感。此外,为黑人歌手设置专场演出时间,这是对优秀音乐人的终极肯定。The Weeknd和肯德里克·拉马尔,这两位在颁奖礼受到不同程度亏待的实力派,都奉献出当场最精彩演出。

本年演出重点是致敬,这是在宣扬优良传统,传承流行乐精华。包括莱昂纳尔·里奇(Lionel Richie)、“老鹰”乐队(The Eagles)的格列·弗雷(Glenn Frey) 、迈克尔·杰克逊(Michael Jackson)以及大卫·鲍伊(David Bowie)等在内的多位前辈都享受到现场致敬待遇。其中,Lady Gaga致敬大卫·鲍伊的演出绝妙到极致,高科技手段跟精彩表演完美配合,让年轻一代观众领略已故大师生前的伟大。向年轻人科普流行乐经典,这是老派“格莱美”肩负的重大历史使命。

除播撒情怀外,全力打造精彩演出的最现实原因在于,要通过把颁奖礼办得“好看”来保住收视率。作为现场直播的颁奖礼,收视率就是生命线,足够多的受众,才能保住大奖的权威性。所以,相比颁奖是否公平的问题,“格莱美”更关心观众是否买账。

今年大奖的成绩单终于出炉:收视率创2009年以来最低。这是由现场演出不够“好看”造成的。今年不仅不够“好看”而且够“悲剧”,现场状况频发。早先就安排好劳伦·希尔(Lauryn Hill)参加演出,颁奖开始后这位歌手却根本就未能出席现场。蕾哈娜(Rihanna)也因身体不适而在演出开始前临时决定退出。最严重的状况发生在阿黛尔(Adele)演出时,因为设备问题,这位公认的当世歌后现场演唱效果彻底车祸。警报已经拉响,来年,大奖首要任务是谋划,如何通过提升现场演出的观赏性跟稳定性来挽救探底的收视率。

六安博雅工程造价咨询有限公司  电脑版  手机版  六安市浙东商贸城A区7号楼二单元1706室(限公司办公使用)